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皓月清风

身似闲云野鹤 心如皓月清风

 
 
 

日志

 
 

行医杂记之无奈  

2007-09-01 23:49: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天了,几乎是在每天的同一时间,他都会出现在我的诊所,喊我去给他母亲输液,不论刮风下雨。

     家不远,不到5分钟的路程。

     为了方便,她就在正屋桌子前面的旁边,安了一张小的钢丝床。由于已经是心衰的末期,无法像正常人般的平卧,在这张床上就这样半躺半坐了十天了。累了,只可以将姿势稍微调整一下,或向垫在后面的被子上靠靠,或躬着身子前倾,但不能过度,因为肚子里严重腹水,像个鼓似的弯不下。这些天由于利尿药的应用,症状缓解了不少,刚开始时,头面部和四肢的末端都胀的严重变形,很是吓人。

      每次在做输液前的准备时,都会听到她拖着已是非常低微的声音,既象喃喃自语,又象在和我说话:“我这病没好了,我有感觉。”“你说。这次还能闯过去吗?”听得出来这时的矛盾心态,即对活命充满向往,又无法左右严酷的现实,那种无奈写在灰黄暗黑的脸上。相信此时的医生都会无一例外地选择撒谎,来给她一些实际不存在的希望,因为你无法面对那种目光,那种包含了对生的渴望和对死的恐惧的目光。。。。。。

      思绪回到了三年前。。。。。。

      她,一个外向的家庭主妇,脾气暴躁,做事风风火火,说话大嗓门,令许多男人也自愧不如,人送外号:司令。和大多数中年人一样,不知什么时候被高血压给缠上了,而且不是一般的高。刚开始还比较重视,过了一段时间,可能对自己感觉良好,或对一日三次的吃药失去耐心,于是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吃。效果也就可想而知了。直到有一天来找我,说胸闷的厉害,气喘不上来,象有东西压着似的。当时我的脑海了随即闪出了四个字:心肌梗塞。经过全面的了解及检查后,更证实了刚才的判断。于是便委婉地告诉她:这病得需要到医院检查一下,暂时不能给你药吃。她一听随即说:我自己心里有数,不是什么大病,就是和别人生了口气,你给我弄些“顺气”的药吃就行。在我的坚持之下,她没能达到“弄点药吃”的目的,看得出来心里很是不快,不过在我的一再要求下,答应让家里的人来见我。

      第二天一早,在丈夫和孩子的连求带哄下去了医院。这病,去了就得住院。

     下午,她儿子便来找我了,要我去为她输液。我还纳闷:难道病不是很严重?到了她家才知道,原来怕费钱,去了镇上的卫生院。还好做了心电图,上面显示:急性前下壁心肌梗塞。

     说服一个人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要是在坚持拒绝为其“输液”,连自己都感觉有些不近人情了,何况病人和心急如焚的子女。于是答应可以先在家治疗。

    作为一个医生心里很明白,药物只是治愈该病的众多必备条件之一。急性期充满各种变数,就是在急救条件完备的医院还有些情况令人猝不及防,何况一个连绝对卧床和安静的环境这样最起码的要求也达不到的家里呢?而最重要的是:科学规范的治疗直接决定生或死,以及死里逃生后的生活质量。

    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每天除了输液是在床上,很少在床上躺着,“坚持”自己到院里的厕所大小便,尽管回到屋里气喘吁吁、满头大汗。而她的解释是:不想让别人说自己“娇”。每天有不少亲戚邻居来“看望”,热闹非凡,为了不让别人说“娇”,强打精神硬着头皮迎来送往。于是病就顺理成章地严重了。那几天我每一分钟都过的提心吊胆!

    三天后,我毅然决然地亲自送她去了当地最大的医院。

   两天后,不顾医生和家人的反对,又出院了。

   打那后,不再找我看病了。于是听到了有关我“胆小”的传言,再后来听说她吃中药和到处打听偏方的消息。。。。。。

    三年很快就过去了。

   现在当我再次面对她时,似乎想说些什么,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