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皓月清风

身似闲云野鹤 心如皓月清风

 
 
 

日志

 
 

引用 【锋言风语】水能煮粥   

2010-12-08 14:04: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素颜格格《【锋言风语】水能煮粥》

【锋言风语】水能煮粥 - 素颜格格 - .

                                                                             水能煮粥

       18岁的时候,我看过一个侵略过中国的一个英国老鬼子写的日记。他的日记中描述这样一件事情,当时英军与清兵在广东海岸为了鸦片大打出手,本来是打仗,可是两岸却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老百姓。每当清军被英军的炮火击中,或者兵船被炸开了花,百姓都鼓噪取乐。当时这个老鬼子不解,就问翻译为什么会这样?翻译说这个国家不以他的百姓为重,自然他的百姓也不以这个国家为重,没人认为国家是自己的,因而谁还去卫国。百姓的家里早已别无长物,只剩下贫穷、疾病和死亡,他们还保什么家?

       当时我看到的时候是万万不能相信的,肯定又是英帝国主义埋汰中国人。那时候我的思维里的中国人基本都是那种坚贞不屈决不投降的形象,缠上白头巾,拿上手榴弹,钻进地道战斗到底的。可后来,看到类似的东西越来越多。民国时期的蒋芷侪写过一本书,叫做《都门识小录摘录》,这本书里记叙了一段文史,说的是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的事情。其中有这样一段文字:“联军将至,驻通州之将领惧,顾无计循。皖人方长儒者,将领之戚也,愿代任斯职。将领大喜,弃军去。方领军则奸掠极无状,居民恨甚。洋兵至,咸赴诉,乃围而歼之。此亦吾国人自相残杀之一证也。”我还看过当时的一道奏疏,是曾任广西按察使的李秉衡写给慈禧太后的,奏曰:“军队数万充塞道途,闻敌则溃。就数日目击,实未一战,而居镇小村均焚掠无遗。”对于蒋先生最后一句的结论我不大认同,看完这一段历史我的感慨是,这样的清兵就该杀,就该带领洋人把他们斩尽杀绝。因为他们对自己的人民奸杀掳掠,早已不把人民当自己的人民,而是当做了自己的敌人。如此这般,人民还有什么义务奉养他们?就这样一群官兵,对敌人一枪不放,简直是“很好”。而对自己的人民一村不留的全都抢光烧光,真的是“好狠”,难道这样的官兵不该死吗?带领敌人杀了他们还叫自相残杀吗?

       无独有偶,抗日战争爆发后的1942年,美国记者白修德和泰晤士报记者哈里森福尔曼一起来到中国河南采访。这两个外国人被河南修罗地狱般的场面震呆了,无穷无尽的难民队伍,随时因寒冷、饥饿或精疲力竭而倒下。寻找一切可以吞咽的东西来吃的饥民因此而失去生命,一群群恢复狼性的野狗,肆无忌惮的吞噬着死尸,最触目惊心的是人吃人,这就是当年河南大饥荒的景象。在这种状况下,蒋介石宣布减低河南军粮配额,只是征收250万石,可是粮食部长徐堪却把250万石改为了250万包。一石小麦约为140多斤,一包约为200斤,这一字之差,逼死了多少穷苦无告的农民。而超额完成征收军粮任务的卢郁文,却受到了蒋介石的记功褒奖。而蒋介石拨发的法币1.2亿的救灾款也被河南省政府秘书长马国琳和省银行行长李汉珍扣下用来做投机倒把买卖,一直拖到1943年麦快熟时才买了一批发霉的麦子发给灾民,而截至彼时,河南至少已经饿死了三百万人,可当时的河南官方却统计为1602人。如此的为非作歹,报应很快降临。1944年,日本孤注一掷,发动“一号作战”,38天内用五万人打败了国军40万,占领了豫中30多个县城。就在汤恩伯的军队溃败的时候,老百姓不但主动给日本人带路,而且一有机会便用菜刀、猎枪等袭击国军,抢劫他们的电台器械等,甚至还出现了活埋官兵的一幕。这段历史就是著名的河南“拥日反蒋案”,不仅中国有些史记记载,就连《剑桥中国史》也对这段历史详细的记录在案。这能怪河南人民吗?是谁把他们逼上了这条绝路?他们为什么要“拥日”,仅仅是因为当时有的日军用军粮来赈灾吗?而我看来更多的是因为自己的军队不但不顾他们的死活,还对他们进行大肆盘剥。

       人民是什么?不要指望他们都是坚定的布尔什维克,在温饱面前,一块饼子就是一个“主义”,就这么简单。如果这些遥远,看看海湾战争期间的伊拉克。当我们听着我们的新闻评论员唾沫横飞的大讲伊拉克人的不屈的时候,我们都以为能看到一场到处都是伊拉克人民,缠上白头巾、反穿羊皮袄,钻进地道、怀抱手雷拼死抵抗的场面,都相信美帝国主义马上就要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的时候,我们却失望之极。我们看到的场面倒是一群伊拉克的男人奋力用绳子拉到他们的“巴比伦雄狮”的塑像,而一群群伊拉克老娘们则用鞋底子猛抽他们总书记的脸。为什么反差会这么大?难道伊拉克人民天生都是伊奸?国民党大佬陈立夫写过一本书《成败之鉴》,我认为写得很好。他说抗战胜利以后,国民党的声誉到了顶峰,但是这时候他们有一件事情没有处理好,是导致最后失败的一个主要原因。那就是抗战胜利后,国民党自然要恢复法币流通,可是当局为了自己的利益,强行规定200伪币兑换一法币,这样一来,原本存款1万法币的人如今只剩下50法币了,国家财政的确大赚了一笔,可是他的人民呢?一夜之间自己的财富化为乌有。一个富人经过一场战争,他的财产一万变50,这不是替共产党把人民都变成无产阶级吗?这不是替共产党铺路吗?是国民党的政权把自己的人民变成自己的敌人,不失败才怪!

       看到这些,我倒是有点佩服陈立夫的眼光。国家存在一天,国家机器就运转一天,只是一个国家机器究竟是给人民造福还是造祸,取决于这个国家机器究竟是“制造人民”还是“制造敌人”。晚清的人民杀自己的官兵那是因为是晚清的国家机器把人民制造成敌人,而河南人民的“敌对行为”不也是国民党的国家机器一手制造出来的敌人吗?一个为人民造福的国家机器,人民自然会拥护他、保卫它。如果一个为人民造祸的国家机器,那么人民都会成为他的敌人,不惜流血牺牲去推翻它。历史的验证还少吗?大宋的司法不公,导致武松、卢俊义、林冲这样曾今紧密依靠政府的人变成了政府的敌人,清兵的“很好”和“好狠”则直接把人民推向了敌人一边,而国民党的印钞机与民争利、巧取豪夺,最终印刷出来的不都是其政权的掘墓人吗?记得毛有一句话:“什么叫政治?政治就是把人民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还有比这句话更容易理解政治的含义吗?这句话对任何一个组织、任何一个政权形态都是通用的。打天下的时候要把敌人变成自己的人民,坐天下的时候更要多多制造自己的人民。倘若利益熏心,无所顾忌,为所欲为的把人民变成敌人,那么改朝换代还会远吗?

       我说的这些好像是历史,但历史一直在重演。利用房价绑架经济,引发通胀,权贵垄断日夜抢劫自己的人民,这跟国民党把人民都变成无产阶级有什么区别吗?贪污腐败,层层搜刮工程款、救济款甚至赈灾款,让灾民雪上加霜,这和抗战时期的河南政府有区别吗?对外卑颜奴膝,一枪不放,一直“很好”,而对内如狼似虎,贪光、拆光、抢光,这和晚清的官兵有什么区别?环境污染、贱卖资源,不断地“庚子赔款”,民不聊生,水深火热,这和每一个王朝的末日有什么区别?跨省追捕、各种死法、司法不公,利用国家暴力为个人服务,引发了多少了武松样的杨佳们的爆发?假使目前中国大地有个“梁山泊”,那么英雄好汉的排名何止108?起码格格就会成为扈三娘第二!

       谁把人民当成自己的敌人,那么人民就会把它当做敌人。就算中国历来出顺民奴民,但这“顺”与“奴”也是有一定限度的。都说如今的国人冷漠,见死不救时时可见,但是有没有人注意到,每当针对那些刻意把人民当敌人的人的时候,他们是怎样的一种勇气?三天前长春一警察撞人还打人,狂称打死我有钱赔,结果呢?被上千的路人砸车,不敢出来。再往前追溯,昭TONG人民被强拆,48辆汽车被打砸,其中14辆被焚烧。还用再往前追溯到WENG安328事件吗?每年十几万起的群体性事件不就是最好的例证吗?恐怖啊,水能载舟亦煮粥,都说中国政府不敢发动战争,这是因为他们深深知道,现代战争归根结底是文明的较量,一个失去文明怨声载道的社会,到处都是被政府制造出来的敌人,就算再先进的武器又有什么用?

       我爱和进城买菜的菜农聊天。

       我问:“你们那里的乡村干部怎么样?”
       菜农:“呸!比他妈的黄世仁还坏!”
       我问:“为什么这么说呢?”
       菜农:“黄世仁抢了喜儿,也不算白抢,起码人家还抵了债不是?更何况最后还吃了‘黑枣’。咱们这些王八犊子看上谁就是谁,还得好酒好菜招待他们!”
       我问:“如果日本鬼子再进来,你们还会想当年保护八路那样保护他们吗?”
       菜农:“姥姥!我第一个把鬼子领到他们家!”
       ……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