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皓月清风

身似闲云野鹤 心如皓月清风

 
 
 

日志

 
 

引用 【锋言风语】问苍生还是问鬼神   

2010-10-22 11:57: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锋言风语】问苍生还是问鬼神 - 素颜格格 - .

                                                               问苍生还是问鬼神

       李义山写下这首“不问苍生问鬼神”本是借讽刺汉文帝来抒发自己怀才不遇的。“不问苍生问鬼神”在历史上汉文帝不是第一个,更不是最后一个。当今阿共的官人“不问苍生问鬼神”的例子实在不胜枚举。

       阿共的官人中小三只是一个显像流行,还有一个一点都不次于小三的隐像流行就是“大师”,“大师”在官人们心目中的地位绝不次于小三,只是这是隐形的,所以世人了解很少。官人们也要上课,也要学习,如果问他们最喜欢什么课,绝不是马列,更不是三个代表四根柱子,而是风水课。官人们在风水上是绝对舍得投资的,对“大师”们的信任度绝对超过阿共的纲领,在官人当中最受推崇的排序当属上司、大师、小三,可见“大师”的地位之高。河北原副市长丛福奎给自己弄个法号叫“妙全”,而且赐法号的大师,丛副省长用一台轿车感谢。原山东泰安的胡书记,大师给他算命能当上副总理,只是命中缺乏一座桥“接引”。于是我们的书记硬生生的多花了5.3亿元,把国道改道,从一座水库上通过,愣是建起一座桥来“接引”自己将来做副总理。国家级贫困县河南桐柏县耗资亿元建豪华办公楼,并建有“聚宝盆”、“牌坊”、“龙眼”、“怪兽”等这些与办公环境无关的风水建筑。甘肃省武威市古浪县城外的古浪峡中,有一块巨石,据说挺神,古浪县的当权者在大师的指点下,认为他们这个县不出人才是因为“口子”没堵住,漏了风水,大师说可以用“石”来运转来解。于是清了上海一家搬运公司,花费了760万元。从九公里处把这块神石搬进了县城广场,而且勒令沿途居民放鞭庆贺。而这个贫困县一年的最大财政收入不过7000万。

       河北高邑县领导找大师看了之后,觉得政府办公楼门前的丁字路截了财源,于是硬生生把门口的大道断开,摆上一架战斗机,以示“飞黄腾达”。长春一法院显眼的位置不是挂着“为人民服务”,更不是“依法办案”等口号,而挂的竟是“辟邪宝剑”。河南宜阳国土局为了更好的“规划土地”,竟然高悬“八卦图”。山西交口县原领导班子,夜深人静之时,数十人齐刷刷地跪倒在香案前,不仅在县委大院里埋下桃木弓箭、铜镜、升官符,还在县委大院房顶上砌了一垛无用的女儿墙,以高出其他建筑物一头。更有意思的是肇庆将军山上有个关公像,历时三年,投资3千万今年终于落成。可肇庆政府两下通知要求拆除,拆除的一条理由令人喷饭:“以一武财神傲视所有党政机关,有失君行”。这样的例子我在几年前就听说,大连现在的人民广场原名“斯大林广场”,广场有一苏联红军士兵持枪的塑像,无独有偶,这尊塑像正对着市政府的大门,官人们一开窗就看见这个士兵持枪看着自己,于是一纸公文,塑像被搬走,免得看着烦。再往前看,湖南省政府秘书长唐建奎因为小庙和尚算准了他能升迁,于是乎一句话财政拨款200万,给小庙修了一条水泥大道。这样的例子如果再举下去,三天三夜说不完。

       官人们如此“敬鬼神”究竟为那般?其一、要自己升官发财,其二、保佑自己别东窗事发,其三、大兴“风水”的过程中还能捞一笔。无非就这三个目的。从前两个目的我能看出,在中国目前这个“官本位”的人治社会里,官员的升迁或任免则充满了不确定性,没有一定的规律可循,并非你干得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能得到升迁。换句话说“一心为民”已经不能成为升迁的主要依据,反而有可能为此乌纱不保。一味的行贿上司,买官求稳更不是长远之计,大的靠山靠不上,小的靠山又不保险,因而官人的升迁问题根本无章可循。而作为官人,上了这条黑船就没一个人是干净的,因而在他们的心中,一方面私欲不断膨胀,一方面却又患得患失。已经拥有的,他们希望永久下去,尚未拥有的,则希望快速获得。可是这种“心愿”的实现又不是他们能够把握的,在“仕途”或“钱途”面前,每一位官人都充满了深深的无能感。于是在他们的心中充满了不安定与恐惧,他们也是人,也需要心灵安慰。于是当“苍生”与“上司”都不确定的时候,他们只能寄托于“鬼神”,花钱向鬼神买一剂“心理安慰药”,以让自己不会惶惶不可终日。从这一点可以清楚的看到,阿共的成员早已丧失了信念与信仰,无论对他们的组织还是对国家法律他们都不抱有任何希望。法院挂“辟邪剑”足以说明所谓的法官根本不信法律,只相信权利,因而你怎么能指望他们秉公执法。

       从第三个目的我们则可以看出权利失控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阿克顿勋爵说过:“权力有腐败的趋势,绝对的权力绝对地导致腐败。”一个小小的市委书记,就可以为一己之私多花几个亿修改国道。一个贫困县长竟敢拿出财政的10%只为了搬一块顽石,一个贫困县竟能花上亿元修建“风水衙门”,仅仅是看了碍眼,就能下令拆除花费3000万修建的雕塑。迷信风水已经是极其愚蠢了,而在迷信途中还大捞特捞,这不是权力膨胀的结果是什么?为什么官人们从来不问苍生?这是因为“苍生”缺少足够的制约“官老爷”滥权的社会与政治资源,他们已经被剥夺一切监管权。无民权则无民生,无民权亦无民主。一群没有任何权利的“苍生”谁还会去问你,官人们早已算准了这是一群心甘情愿被奴役的奴隶,一群奴隶还有什么资格发言。而失去有效制约的权力,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不知要跑到何处去。但跑出腐败来,跑出迷信来,跑出风水来则一点都不奇怪。我从来都没指望把政府廉洁寄希望于政府官员道德的崇高或其献身精神,也从不认为“问鬼神”是中国公民的素质问题,更不认为迷信风水是官人们的心灵空虚。一切都是政治体制的罪恶,官人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做法,完全是一个国家政治体制的产物。而这个政治体制的改革我也从未奢望现政权自省,这是不可能的。任何现政权的人物都不可能卸下传统政治体制的沉重包袱,因为只有这种政治体制的存在才能保证官人们坐享其成,才能保证他们骑在人民的头上不掉下来。

       但是我更相信一点,天下永远是苍生的天下,而非鬼神可以主宰,最终天下的走向还是要问问苍生的。丛福奎法号妙全,最终还是残缺。胡书记一座接引桥没把他接到国务院,到接进了监狱。河南的聚宝盆、牌坊不仅没能聚财,没能“千秋万世”,反而遭人唾弃。武威县的“石”来运转的确是转了,但转到纪委了。移除关公、士兵,虽然眼不见了,但心里却更加烦躁。法院的“辟邪剑”永远挡不住炸弹,土地局的八卦图注定就没有“生门”。唐建奎200万修的水泥道是通向监狱的。夜深人静给鬼神下跪永远不如青天白日给苍生下跪。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那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坚贞不二的真理。所以,我还是奉劝官人们,问问苍生,他们才是你们的主宰。水能载舟,也能煮粥。你们应该相信,当有一天群情激奋,四海沸腾之时,你看被煮的究竟是谁?而到那时,什么鬼神能救得了你们?

 

【锋言风语】问苍生还是问鬼神 - 素颜格格 - .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