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皓月清风

身似闲云野鹤 心如皓月清风

 
 
 

日志

 
 

引用 【锋言风语】中国何以不出大师   

2010-10-28 08:37: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锋言风语】中国何以不出大师 - 素颜格格 - .

                                                                   中国何以不出大师

       大师和大官是有明显区别的,这是学术和行政的区别。在我所看到的西方,文人和政客是截然不同的两个阶层。文人学者自然以学术为主,他们很少参与政事,一生以做学问为己任。而在中国,文人和政客几乎是密不可分。这是由中国特有的文化造成的。

       中国历代文人学者很少搞学术,大都头削个尖往政治上靠拢,这自有它的历史原因。首先是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是靠伦理道德维持社会秩序的时代,没有法制。伦理时代是极为不重视科学的,他们往往信天命,重鬼神,对自然规律鲜有科学态度。因而千百年来中国人回避真实、拒绝真理历史上的证据比比皆是。中国历朝历代鲜有皇帝对一个科学家大肆表彰的,更不见为科学家树碑立传。在中国科学是难以独立发展的,因为科学在中国是和伦理相抵触的,科学技术的应用在中国早就成了“术”,不起主导作用,伦理是梁,科学只是支起梁的柱子,因而坚持科学真理在中国往往结局惨淡。为此,学者文人的责任是治天下,而非创造发明,因而你能看到几千年来中国人一直躺在“四大发明”的摇篮里沾沾自喜。为什么四大发明被提及的频率如此之高?不是因为四大发明有多么惊世骇俗,而是论科学创新不提四大发明没别的可提了。

       文人紧贴政治第二个原因就是“学而优则仕”的传统观念,这个观念来自读书得艺卖与帝王家,而后换取权利金钱光宗耀祖的人生理念。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是大师辈出的时代,主要原因还是大鸣大放。那个时候儒家并没有特殊地位,但后来为什么会独尊儒术,不是因为儒术高明,而是因为儒术给天下读书人指明了一条道路,那就是为官。读书人也是人,他也有七情六欲,也有虚荣心,而唯有儒家是崇尚为官的,儒家的祖师爷孔子就跑了一辈子官,但结果不甚理想。古代的科举制度就是在文人与政治之间架上了一座桥梁。“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高在哪,就是因为读书了可以做官,做官可以敛财,敛财则生活富足,这是文人喜欢政治的根本原因。几乎所有的文人都喜欢胡吹乱泡,喜欢指点江山,更喜欢针砭时弊,好为人师,而政治恰恰更给他们这样一个吹NB的舞台,于是他们视政治如生命,喜欢得不得了,因为这是他们发挥才学的唯一途径。

       中国几年前的封建社会,一个最基本的特征就是皇权专制。那么拥有绝对皇权的皇帝谁来制约他的权利,这个重任就落在“谏臣”身上。而这些“谏臣”大部分都是读书的文人。封建社会没有民主,而民众的权利体现一般就仰仗这些文人。其实尽管文人都喜欢政治,但好像政治都很不喜欢文人。这主要是和文人本身的酸、腐、臭有关系。大凡文人都有爱翘尾巴的习惯,给个笑脸就当爱情。他们还有个特点就是他们不会圆滑,而且还不会夹尾巴做人,自视清高,好听的说是“嫉恶如仇”,其实就是不懂为官之道。文人还有一个特性就是动不动拍桌子,老觉得自己很伟大,三句话不来就辞官,你说这样的大臣那个皇帝敢用?因而,在专制的统治阶级眼中,文人向来是最“操蛋”的。更因为他们教条迂腐,切刚愎自用,总以天下为己任,对统治阶级总是指手画脚,而实际上他们还真不具备统治国家的能力。而为了表现他们的“渊博”,积极参与政事就成了他们的正事。由于封建社会民智未开,文人们的思想影响会非常大。他们一方面充当民众的代言人,一方面还要充当皇权的指路人,因而他们的作用很大,一支笔胜过千军万马也不为过。而历朝历代挑动造反的都是读书人,因而统治者对文人是又爱又恨。爱的是可以利用他们统治民众,恨的是他们动不动就造反,又磕头、又碰柱子,动不动死给皇帝看。

       历代统治者对于文人基本有两种处理方式,第一是坚决镇压,从焚书坑儒、文字狱乃至现代的反右,都是这种目的。采用镇压的统治者深知文人的可恶,为了自己的基业绝不会给他们好脸,要他们老老实实夹着尾巴做人。第二种方式就是安抚,给他们好一点待遇,多听他们的话,奉承他们几句,让他们找不到北,而后他自然到处宣传“吾皇万岁”,在他们的宣传下,天下黎民也就太平。与此同时,趁他们得意的时候再给他们找点活看。俗话说“人闲生事”,你看中国历史上的不朽巨著都是在这种情况下创作的,无论是永乐大典还是四库全书。所以,对统治者来说,文人不可不用、不可重用,只能利用,如果不听利用,就叫他们无用。杀的他们片甲不留,他们反而会感恩戴德,这就是文人的德行。整个历史上,文人就是这样被统治阶级杀杀捧捧,磕磕绊绊走到今天。统治者与文人学者不是什么主仆关系,也不是什么主谓关系,而是老鸨和大茶壶的关系。于是就注定他们的一生大都很不得志,命运多舛。他们天生就一副倒霉相,再加上后面的性格,郁郁而终基本定型,基本一生都在痛苦中挣扎。这种痛苦来自观念上的常识错误,文人学者就是要以学术为主,参与政治不是你的强项。

       时光发展到上个世纪80年代,众多文人在十几年的政治运动中已经被打杀的战战兢兢,他们再也不敢多嘴多舌,反而还要对自己痛下杀手的人感恩戴德。从而使得文人走到了历史的最低谷,连雍乾时代遭文字狱的文人都不如。忽然,霹雳一声震天响,来了救星邓小敞,几年时间又把处在深谷的文人三下五除二又捧到了顶峰。他们被大力利用,积极参与政治。刚开始还心有余悸,越来后来越“猖狂”。由于他们渐渐进入政治的正规军,于是“本性”渐渐暴露,开始和“党”不大一致了,又开始了指手画脚的老毛病。而这个时候,再次放倒他们肯定不合时宜,无论如何邓小敞不能出尔反尔,而且他本身还是这些人用大轿子抬上来的,不能自断“手足”。于是乎,逼得邓小敞不得不大声高喊“不争论”!但他们的存在的确又影响政客们“下一盘很大的棋”,怎么办?邓小敞在感叹“养虎为患”的同时上了鹤身,这个问题自然就落在江三代表身上。而江三代表则运用自己出奇的智慧,运用了几千年来对付知识分子的绝招。一不打压,二不安抚,而是采取彻底“招安”的方式。于是大茶壶们纷纷做了副老鸨,参与政事。谁反对腐败,就给他机会让他腐败,谁反对特权,就给他特权让他享受,谁反对包二奶,就直接把二奶扔到他的床上。

       这一招实在太灵光了,千百年来的文人哪知道“享受”的快乐。他们原来的自娱自乐不过是没事叹一声气,喝二两小酒,有没有菜无所谓了。然后写两句诗词,再然后就自我欣赏,越看越觉得自己有才华,于是心头一亮,就很高兴了,用句现代时髦话讲就是文人都会“意淫”。或者顶多省吃俭用找个小姐,钱花了还不跟人上床,冒充素质吟诗给人听,弄得小姐心里愤恨,自己心里痒痒。而现在他们彻底开了眼界,彻底知道了权利的无边法力。他们也是人,也有私欲,农民翻身了比地主还黑。他们由于没享受过,对金钱权利的贪婪自然超过政客。在这种强大的“享受”攻势下,谁还不赶紧投身到轰轰烈烈的腐败运动中?整天忙着捞钱、跑官、包二奶,谁还有时间搞什么学术,造原子弹的都不如卖茶叶蛋的,谁还去没事整天在实验室里遭罪。俗话说,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怎么好意思在对自己的“衣食父母”指手画脚,于是他们的历史地位一下子有民众的代言人沦落为统治者的奴才。原来看人抢劫强奸,他们会不顾性命大喝一声,拼死吓唬一下好对得起自己的良知。而如今再看到这种事情,干脆主动把风、把大腿,以求分得一杯羹。他们的角色变了,于是称呼也随之改变,由原来的专家教授一下子沦落为“砖家叫兽”,以前的“谏臣”统统变成马屁精,以前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变成了为权贵吹打,为金钱奔走,彻底沦为统治阶级的走狗帮凶。无论如何,不得否认,中国古代的文人无论他们有多少缺点,但他们还是有脊梁的,正是他们的脊梁推动历史向前发展。如果说反右斗争让他们彻底瘫痪,但是他们的脊梁与风骨还在。而江三代表几招下来就轻而易举的打断了他们的脊梁,使得他们彻底被收买,走向了人民的对立面。于是他们也成为敛财专家,整天忙得不亦乐乎。因而所谓的学术不造假哪有时间去做?于是不出大师太顺理成章了吗?

       一个国家的未来很大程度决定这个国家的科技,而科技来自创新,创新不仅靠主流学者、大师,还要靠规范的教育体制不断培养未来,。唯有这样这个国家才会欣欣向荣、屹立不倒。而当一个国家的学术参杂了行政,学者被政客俘虏,断了脊梁,创新也就不复存在了。不仅如此,他派生出来对下一代的影响更是巨大。2009年,国际教育进展评估小组对21个典型国家进行教育调查,结果显示,全世界计算能力中国孩子第一,想象力以色列的孩子第一,中国孩子却是倒数第一,而创新能力中国孩子排在第16位。是中国孩子蠢笨嘛?看看在西方,中国孩子是如何出类拔萃的?单纯是教育体制的问题吗?教育体制的弊病能离得开政治体制的原因吗?一群没有脊梁考学术造假生存的文人如何能教育出具有丰富想象力的孩子?如果这个国家不从政治体制入手,重塑文人的风骨,那么这个国家沦亡是指日可待的。短短三十年,打断脊梁容易,但是重塑风骨又需要多少年?一个世纪够吗?改革开放成就巨大,而这些隐形损失谁把他考虑在内了?

 

【锋言风语】引用 怎样得未来取决于如何面对过去 - 素颜格格 - .

 

七公主一钩吻怎样得未来取决于如何面对过去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